<font id="dfxd5"><em id="dfxd5"></em></font>

        <dfn id="dfxd5"><em id="dfxd5"></em></dfn>

        <cite id="dfxd5"></cite>

            让内容回归原创,业内大咖共话PGC制胜之道

            9月22日,2016上海网络视听季暨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进行至第三天,万合天宜CEO范钧、咪咕视讯副总裁赵颖、唯众传媒CEO杨晖等业内精英齐聚一堂,共话原创PGC的制胜之道,制作、宣传、发行三位一体,共同打造爆款价值链。

            现场,万合天宜CEO范钧指出,资本盛宴下,如何坚持原创是影视行业亟待解决的课题。资本的大量涌入使得影视行业上市公司有着过高的市盈率,收入更为资本化,但是倘若缺失了好的内容,没有持续的原创力,将会面临灾难性的后果,暑期档遇冷便是最好的案例。资本大潮,潮起潮落,如何在退潮后依然屹立不倒,还是得回归本源,坚守原创。

            杨晖则以“是时候丢掉拐杖了,原创是离受众最近的距离”为题作了主题演讲,指出国内节目过于依赖外国优质综艺节目模式的引进,呼吁让原创回归文娱产业应有的位置。

            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娱乐需求扩大,近几年中国综艺市场尤为火爆,综艺节目呈井喷式爆发。加之大量资本的涌入以及品牌客户的加持,国内综艺弥漫着浮躁之气,少有人静下心来搞创作,各大电视台以及网络平台纷纷开启买买买模式,在中国综艺节目的当下,叫得出名字的基本上都和引进有关系,或者是和它有次生的关系。整个节目内容产业呈现多而不精的局面。

            杨晖说:"缺乏精品原创内容是中国的综艺节目的最大痛点。近几年国内综艺疯狂采购模式已经将国外累积了30余年的综艺节目模式消耗殆尽。今年6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大力推动广播电视节目自主创新工作的通知》,国内综艺依靠“外援”策略被限制。这是一个绝好的契机,内容供应商们再不发力原创,视频内容行业就可能走进死胡同而难以自救。”

            咪咕视讯副总裁赵颖则从平台方的角度阐述了更多原创内容的变现模式为内容原创创造了机会。中国的内容付费土壤逐渐形成,用户甘愿为真正有价值的原创内容付费,而收益分成机制也可以激励原创作者的创作热情。一部成功的原创作品还是需要有打动人心的内容和精良的制作,创意是根本,这需要平台的正确引领。

            现象级节目养成记 打造爆款价值链

            当前的中国影视行业,不论是综艺节目、影视剧还是电影,都在追逐爆款,力图打造“现象级节目”。前一日举办的“2016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网络综艺沙龙”上,齐聚了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郑蔚、姜滨,米未传媒创始人、CEO马东,唯众传媒创始人、CEO杨晖,酷娱影视CEO哈文,野火娱乐总经理詹仁雄等行业大咖及业内专家,共话“未来网络综艺模式的最优可能”,探讨“现象级”网络综艺该如何养成。

            现象级节目必定是与用户产生强关联的,以尊重用户意见为要义。马东认为对优质产品内容的定位不妨可以借鉴互联网行业的产品思考逻辑,去思考网络综艺能为用户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杨晖认为,每一个内容供应商都希望能制作出“现象级的节目”,但是现象级节目毕竟凤毛麟角。”现象级”概念存在本身恰恰是因为好节目太少,优质节目和普通节目之间差距太大,以至于现象级节目成为所有平台追逐的焦点。与其一味的追求爆款,不如静下心来将每件产品精品化。“现象级节目”存在的意义就像是标杆,引领大家往优质内容的方向努力。当大多数节目的品质、口碑都提高了,整体平台的产品品质都大跃进了,所谓“现象级”的概念自然而然淡些了。

            哈文同样认为,现象级节目的特质,是它会让大家竞相模仿和在这个领域里面产生引领作用。就像在《奇葩说》之前网络脱口秀大家不关注,但是有了《奇葩说》之后,各个视频网站都开始做网络脱口秀,都希望能够复制那样一个成功的现象。但是制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并不知道会不会是爆款或现象级,等到实施过程才发现周边年轻人都在议论它,才发现它火了,变成了现象级。其实现象级节目几乎是无法预测的。

            杨晖说,目前的创新是两种方向,一种方向是推陈,另一个创新的方向是出新。互联网视频产品比电视产品多了一个最大的利好,就是能够即时性创新。

            她表示,对网络综艺而言,内容生产仅仅只是开始,其后的衍生推广同样是“注意力经济”时代的重心。这离不开渠道和平台的助推。互联网产品比电视产品在媒体属性之外多了一重社交属性。此外受众在微博、朋友圈的“安利”是网综传播的重要渠道,现象级网综就是能把众多网友变成“自来水”,把节目口碑抬上去。因此除了信专业的制作者以外,还要多留一份信任给网友,多一些宽容和试错的成本,把“专业人士制作网综”变为“网民自己制作网综”,也许更容易创造出一档现象级节目。所谓网感,就是让网友带感。

            这是一部格局更为庞大的棋,正如“冷眼君”所言,只有从内容、制作、甚至制作策划阶段就与用户产生联系,才可以在节目上线之后激发网友的自发创作,增强节目的可看性。

            若说布棋,还有一环不得不提,詹仁雄提及,现象级节目也恰是当红明星产生的地方,它需要明星的支柱,也能创造新星,何不在节目之初有意布置这一环呢。以前的电视台或者是现在的网络都还来不及经营明星这块产业,这又何尝不是这个行业好玩又有看点的事呢。

            卡位“90后”当下网综的显著特点,但是随着网综制作规模的扩大,“现象级”网综到底该面向大众、还是进一步细分面向垂直分众,成为争论热点。《火星情报局》制片人、总导演胡明给出了很好的答案,他认为网综只锁定年轻人,可能会错失潜在受众,好的内容一定是做给大多数人看的,一定能引发众人共鸣。

            欧宝平台网站_欧宝平台_欧宝平台注册